[喻黄]抓个猫

这篇是不懂猫语的魔法师番外

没看正文也没关系,总之阿黄是个猫(ΦωΦ)

这是小鱼和小黄的故事,以下^^:


===================================


“老夫决定了。”魏琛一脸严肃地说。

蓝雨魔法研究院最近饱受一只黄猫的骚扰,厨房到处是湿漉漉的小梅花印,菜篓被打翻,每条鱼上都被啃了一口;书屋的沙发被抓得翻了一缕缕毛边,正中间还有被猫睡出来的窝窝;挂在露台上晒的法师袍子损失惨重,这件露个屁股那件露个胸……

犯案的黄猫鬼得很,蓝雨魔法研究院的魔法师们全体出动围追堵截了几天,也没能逮住他。

而黄猫一点都不知道见好就收,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地捣乱,简直像在下战书一样。

蓝雨魔法研究院现任院长魏琛用力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大手一挥宣布:“谁能抓到那只猫,谁就是魔法研究院的下任院长!”

魏琛这话的内容实在太劲爆,语音一落全场都安静了。一片沉默中,有人大力鼓掌:“院长英明!”孤零零的掌声在一片安静中显得格外尴尬,迅速沉寂下去。这才有人小声问:“不是开玩笑?”

“谁TM跟你开玩笑。”魏琛一个烟头砸过去,“你看看你们,学了这么多年魔法算算都快到毕业的年纪了,养猫的都没几个。连个猫都搞不定,还当什么魔法师?!”

魏琛身为蓝雨魔法研究院的院长,却是一身痞气,说的话真真假假分不清。研究院里的小魔法师们听得一愣一愣的,忽然有人手一指:“猫啊!”

大家顺着看过去,玻璃窗外不远处的石栏上,趴着一只黄色的短毛虎斑猫,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在那趴着听了多久。

“猫猫猫!”一群小魔法师嚷嚷着冲了出去。黄猫站起来悠闲地压低身体伸了个懒腰,昂着头耀武扬威地喵喵喵叫了一阵,在众人跑到之前一翻身灵敏地躲过几个魔法阵,从石栏上跳了下去。

魏琛从窗口看着一群人闹哄哄地追着猫跑远,又掏出一支烟慢悠悠打了个火。扭头见副院长方世镜看着自己,用不经意的口吻说:“一时兴起。”

方世镜走过来拍拍他的肩:“都老伙计了,就别装了。”

 

 

抓猫行动在魏琛豪言壮语的加持下再次升级,几乎成了研究院魔法师们的第一要务。到处都可以看到捕猫的诱饵、行动指南、捕猫研究小组,甚至还有人带了同毛色的黄猫回来企图蒙混过关。

——对最后一个,魏琛表示:“开除。现在,立刻,马上。弄虚作假先不说,鄙视老夫的智商不能忍。”

虽然抓猫行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声势浩大,黄猫却依旧在研究院活蹦乱跳,兴风作浪。

魏琛从日历上又撕下一页,揉成团随手扔进垃圾篓,回头跟老伙计方世镜抱怨:“老人家想退个休怎么就这么难呢?”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逮到过那只猫。

那天几个魔法师从走廊上匆匆忙忙跑过去后,黄猫轻巧地从墙上隐蔽处跳下来,脚刚挨着地还没站稳,又一下腾空。

猫愣了下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给抱了起来。

“喵?喵喵喵……”

“你再叫他们可就回来了。”

一个平静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来。猫立刻闭嘴,仰头看到一个少年清秀的下巴轮廓。

卧槽你谁啊?!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你属猫的吗?!这算是被抓住了吗不是吧这是偷袭啊我可不承认快放我下来啊啊啊?!

猫不敢叫,仰着头爪子浮空乱划一个劲挣扎,无奈既挣不开也够不着对方。少年双手稳稳地抱着猫走到墙边,把猫放到窗台上。

猫正想着“你要带我去哪啊啊啊”就发现再次着了地。

“快走吧,别在这捣乱。”

咦咦咦?几个意思几个意思?猫转身想扑过去讨回这局,对方却砰地把窗户拉上了。

猫:“……”

猫隔着玻璃窗往里看,这不就是那个——因为成绩垫底所以每天都被留下来扫地的吗?叫喻什么的、喻文州的?

那个扫地的并没有看他,而是在忙着恢复把被撞歪的桌椅、清理地上的残积,猫刚刚引发的骚乱似乎是挺让他困扰的。

猫喵喵叫着在窗台上走来走去,最后坐了下来。

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轻视。

 

 

猫觉得那天一定是意外,他怎么可能被一个蓝雨魔法研究院里一个扫地的给随随便便逮着了。猫试图向对方挑战,然而那个扫地的对此显得并不感兴趣。

比如这样的:

猫躲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等喻文州走过来时一下蹦到他头上:“上次意外不算,我们来认真比一场,你能抓到我就算你赢!”

喻文州顶着脑袋上的猫,翻着书在书架中穿来穿去。猫保持着平衡继续喵喵叫:“怎么样来不来?你是不是怕啦?好嘛好嘛算你先赢一次,三局两胜怎么样?喂喂你说话呀,我可要抓你的脸了!”

喻文州说:“有人过来了。”

几个魔法学徒跑过来:“猫呢猫呢?刚刚的确看到在这边!喂你看到猫了吗?”

喻文州随手指了指,凌乱的脚步声飞快地远去了。

喻文州朝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又走了几步,猫从他的法师长袍地下冒出头来,向脚步声消失的方向看去:“这么笨啊。看不出来你演技还挺好的嘛——卧槽你怎么把我带到墙边来了,你想干嘛,我跟你说就算这样你想抓住我也……”

话没说完,喻文州把猫身后的门推开了。

猫本能地走了出去,然后才觉得不对,回头看喻文州已经把门关上了。

蓝天白云下,图书馆外空旷的花园,猫坐在紧闭的门边发愣。

卧槽你个扫地的几个意思你到底抓不抓我啊?!

 

 

喻文州赶到食堂时时间已晚,大半打饭的窗户都已关闭,剩下的菜也寥寥无几。

他的朋友在座位上朝他挥手:“文州!这里这里!帮你打了菜啦!”

喻文州松了口气露出笑容,正朝那边走去,忽然见一道黄色的影子刷刷蹦到桌上又弹开,速度快得周围的人都来不及反应,再看就见黄猫落在不远处转身朝喻文州看过来,嘴里叼着只大鸡腿。

食堂里安静了下。大多数人并没有注意猫是抢了谁的鸡腿又在朝谁挑衅,他们只看到:猫又在众目睽睽下出来捣乱了!

一食堂的学生顿时沸腾了。猫就停了那么下,又轻巧地跳跃起来。黄色的身影在一片混乱的食堂里游刃有余地穿来穿去,显得无比轻松。

直到突然摔了一跤。

猫摔倒时愣了下,看着缠在自己脚上细细小小的黑色触手,慌忙想站起来时,就觉得后颈上一紧——

喻文州蹲下去捏住猫后颈时,感觉到四周似乎突如其来陷入一片沉寂与惊愕中,像是什么万众期待的时刻终于要到来前的宁静一样。

他松开了手。

猫嗖地一下蹿了出去,吵吵闹闹的声音随之而去。

刚才猫果然是滑倒了。其他人心中这么释然着,在喻文州站直身体之前,方才那沉寂的小小插曲就已被飞快地揭过并且遗忘了。

喻文州走到桌边坐下来,友人朝他连连道歉:“抱歉啊,那猫太快了,压根没注意就被他叼走了。”

喻文州一边表示不在意一边道谢,又说:“你不去抓猫吗?”

“啊?先不说能不能抓到,如果真抓到那只猫了要当下任院长的吧,感觉好麻烦啊。”友人叼着筷子说,“蓝雨魔法研究院的院长呢,那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吧?”

“嗯,是呢。”喻文州点点头,拿起筷子平了平,开始吃饭。

 

 

喻文州从图书馆出来时已是深夜,整个研究院在夜色的笼罩下一片宁静。

他匆匆朝宿舍走去,在走廊上遇到方世镜。

“文州,又这么晚啊。”副院长方世镜兼任图书馆馆长,对这个常年泡图书馆的学生比较熟。

“在准备论文。”喻文州回答,“馆长也这么晚。”

他顺着方世镜的目光看去,不远处院子里灯光下,魏琛弹出了几个魔法球,对面的猫蹿来蹿去躲避,朝着魏琛喵喵叫。

魏琛笑呵呵地说:“长本事了嘛,不过要和老夫挑战你还差得远。”

“他们认识?”喻文州好奇地问。

“是啊,要不你以为那只猫干嘛无缘无故跑来研究院捣乱。”

曾经有次蓝雨遭龙灾,法师院高级法师集体出动屠龙。途中法师们发现带的粮食经常被偷,后来魏琛设陷阱逮着了犯人——

“就是那只猫。”方世镜示意了下,“那时还是只小野猫,一路跟着我们偷东西吃。”

当时猫被逮着了还理直气壮地,说:“你们不就是去屠龙吗?我去帮你们就算还债了。我听说高级法师都是有猫的,看你们还说是蓝雨最好的法师连只猫都没有带……”

然后就被魏琛放火球追得上蹿下跳,被烧了尾巴毛逃走了。

“没想到现在长大回来了,你说他是不是报仇来了?” 方世镜看着院子里斗法的一大一小,脸上有温和的笑意。

猫完美地避开了最后一个火球落下地来:“哈哈哈怎么样,你以为我还会让你烧尾巴呢,再来再来!”

魏琛却是掏出烟盒又点了根:“来什么来,老夫可是很忙的。”

走廊上,方世镜接着说:“看到那猫回来,老魏其实很高兴的。可惜上次见到他时太早了,现在似乎又——太晚了。”

喻文州扭头看向方世镜,方世镜像是自言自语:“不知道现在蓝雨还有没有能抓到他的人。”

那边魏琛转身往回走,猫围着他转来转去:“怎么不来了?还没分出胜负呢!”

魏琛挥手:“去去去,老夫学生陪你玩就够了,老夫才没那么幼稚。”

说着就真的大步走了。猫在后面喊:“当年你欺负我小,你再来抓我一次试试!喂!那我可就当你输啦!你……”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换成了一声长啸。

“喵嗷——喵——嗷呜——”

“你想玩吗?”

身旁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猫吓了一跳:“卧槽扫地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怎么走路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喻文州也不再多说话,做了个起手式,猫立刻跳开摆出准备的架势:“来来来!看你这次能不能抓到我!”

 

 

猫一开始觉得有点烦。喻文州的魔法都是入门级的小术法,放得不疾不徐地,猫都急得想替他读条了,可是当猫觉得不耐烦想走时,才发现节奏根本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

每一个攻击的时机和角度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每一个风刃每一根箭羽都配合得天衣无缝,没有一点浪费。

感觉到紧张的同时猫也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果然是个会玩的,来来来看我突破——

战斗在这时就结束了。

猫被一把细长的小黑手缠得结结实实倒吊在树上,在空中晃来晃去。他这会回过神来了,立刻便明白了对方是如何利用地形布下陷阱、又是如何利用他的大意一步步将他逼到绝路里去,他倒没有觉得任何不快,反倒是兴奋起来,冲着朝他走过来的喻文州喊:“哎呀扫地的你果然好厉害,不过要不是我刚才大意了才不会上你当——你是故意引导我大意的吧?我这次可不会轻敌了,快快放我下来,我们再来再来!”

喻文州在他面前停下来,站定了:“我可没说过这次要放你走啊。”

“喵?!”

猫给倒吊在空中,看见喻文州背着光朝他看下来,也不知道脸上什么表情,不觉给吓了一大跳。

接着就听见喻文州笑了声:“吓你的。”

同时猫只觉身上一轻,那些束缚都缩了回去。猫从空中落下来,一沾地就蹿了出去,跑出足够距离了才回头来看,喻文州在路灯下朝他摆了摆手,转身朝宿舍走去了。

 

 

那天晚上魏琛走远了,听见声音回过头,看见一个年轻学生在对着猫放魔法箭。因为最近蓝雨研究院里上上下下都在抓猫,他也没怎么在意,只朝身边方世镜随口问了句:“那是谁啊?”

“叫喻文州。”方世镜回答,“他最近在准备论文,是关于如何搭配不同体系魔法达到最优化魔力分配和完美续航的,我看了点,他的理论非常厉害。”

“这么大命题。”魏琛随口说,“理论再好实战不行都是扯淡,他能抓到猫吗?”说着又回头看了眼。

方世镜笑了笑:“我觉得他对常规意义上的抓猫应该不感兴趣。”

 

 

喻文州的论文进入最后阶段,每天都在图书馆泡到半夜。这天凌晨他回到宿舍,一推门就见一道影子从自己身后穿进去,打开灯时只见猫站在他床上,弓着背竖着毛冲他呼呼。

喻文州笑笑,进屋关了门,放好书本脱下外套,待他收拾好出来,猫已经擅自宣布占领了一块领地——喻文州的枕头——并且团在上面睡了,看见喻文州过来,猫从盘过来的尾巴里抬起眼瞅他。

喻文州也没赶他,铺好被子,挨着猫靠着枕头边睡了。

蓝雨的春天,晚上还有些冷,气温正在慢慢回暖。

蓝雨的夏天就快要到了。

 

fin


这篇标题又叫:喻文州欲擒故纵,黄少天自投罗网 

↑并没有


这篇其实在我电脑里躺了很久了,写了开头一直感觉不顺没写完,感谢日文版给我灵感

日版喻总,真好啊真好啊(ΦωΦ)


热度 1230
时间 2016.03.20
评论(45)
热度(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