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喝咖啡的猫

【喻黄】要有光(part1-3)

【喻黄】要有光

 

Part1. 要有光

“……我去这里实在是太暗了所以你刚才说什么是你叫醒我的吗谢谢啊我说……”

十五岁的喻文州有些头痛地看着面前喋喋不休地在四周弹来弹去的小光球。

 

 

喻文州是荣耀学校暗夜系一个入学不久的死灵术士学徒,现在正在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进行一项课外试炼——周围实在太黑了点,照明用的灯在来这里的路上弄坏了,无可奈何之下,他尝试着召唤了一个光球。

那是一个光明系法术,喻文州并没有学过,只是曾经在魔法书上扫过一眼。此刻他凭记忆尝试了下,在念完咒语的瞬间,面前一团小光束亮了起来,迅速扩为一个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小光球。

成功了?

可是从没听说过光球会说话啊?而且还这么——话唠。

因为对光明系魔法太不熟悉,喻文州把这作为自己未曾掌握的知识点接受了下来。

那只活泼得过了头的光球还在继续吵吵嚷嚷:“……所以你要对付什么?一只魔兽还是僵尸?哦不会是个魔龙吧?在哪呢在哪呢在哪呢?”

喻文州觉得自己简直看见了他在摩拳擦掌——虽然那只是一只弹来弹去的光球而已。

“不,我没有什么需要对付的敌人。”喻文州回答说。

“嗯?那你叫我出来做什么?”

“照明。”

这个诚实而简洁的回答让面前的光球沉默了三秒,光芒都黯淡了。

怎么回事?光球不就是用来照明的吗?难道他在被创造出来的时候还给自己预设了什么角色定位?

怀着这样的疑问,喻文州继续说:“而且你不是我叫醒的,你是我创造出来的。”

“咦咦咦咦你等等!不对吧!我可是……可是……”那只光球急得在山洞里窜来窜去,好一会,才安静下来接受事实,“啊,我怎么好像失忆了?”

喻文州用一副“你看吧”的悲悯表情望着他:“你不是失忆,你本来就没有记忆,你三分钟前才被我创造出来。”

“不是……”光球虚弱地抗议,但又提不出什么反驳的依据。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喻文州催促说,他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太多时间,这可是会直接影响这次试炼的最后成绩的。

他走出一段距离,发现那只光球并没有跟上来。

“这不对……真的,我跟你说,这和我的记忆不符,我应该是……呃……”光球还在那努力回忆。

“过来。”喻文州说。

“好奇怪啊,我脑子里明明……就是想不起来……”光球继续自言自语。

命令不起作用?喻文州再次皱了皱眉。

光明系法术怎么这么奇怪,一个照明用的光球,不仅性格这么鲜明,还完全不受控制?难道那些法师每次召唤个光球出来照路还要先和他们交朋友聊聊人生培养下默契度才能让他们帮自己——照个路?这太奇怪了吧?

喻文州是一个死灵术士,所以他只是在疑问的同时,用了死灵术士的方法。

随着咒语,一个小小的阵法落下,把那只光球罩在其中。

“这是做什么?”光球感觉到一丝不安,本能地想躲避,没来得及。

“订个契约。”喻文州说。的确死灵术士在召唤不死物时都会有这么个仪式,是不死物的召唤术中自带的。

“喂喂喂你等等等等,这个好像不能随便订吧?”

“你只是个光球,我创造出来的。”喻文州耐着性子说服对方,“说句愿意就可以了。不说我可走了?”

“等等等等等等!”被禁锢在阵法里的光球看他真的转身就走,连忙叫,“好嘛,我愿意啦。”

 

 

魏琛沉默地看了喻文州好一会,才开口:“文州,你身后那是个什么玩意?”

喻文州有些心虚,毕竟对死灵术士来说,使用光明系法术是被严格禁止并且被蔑视的。可是那只光球一直没消失而且跟着他,他也没有办法。

最后照实说了。

“文州,你作为一个死灵术士——”魏琛酝酿了一下,猛地咆哮出来,“召唤个鬼光球啊!那是光明系法术你懂不懂!”

“可是那里太黑了……”

“你作为一个死灵术士怕什么黑啊!实在看不见不会用鬼火吗?鬼火才是死灵术士的气质!气质懂吗?!”

“……”

“而且那玩意根本不是光球。”

“嗯?不是吗?”

“那TM是个神圣灵魂!”

喻文州安静了两秒:“……为什么我会招个神圣灵魂出来?”

“因为你TM是个死灵术士!死灵术士!你和光明系法术从法系根源就不一样,知道吗?!”

喻文州对魏琛的咆哮倒是抗性良好。他转过头,看了看从魏琛开始咆哮起就缩到他身后的光球,又面无表情地把头转回来:“可是,神圣灵魂不是应该是个——威武的圣骑士造型?”

“因为你TM是个死灵术士!”

“……好吧。”喻文州有些头痛地说,“那现在怎么办,他一直不消失。”

魏琛也愣了愣:“对啊他怎么一直不消失……”说到这里他忽然打住,“文州,你怎么完成召唤的?你该不会是和他订了契约吧?”

“是啊!”那光球蹦出来,“你看我就说契约不能随便订的!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你小子给我闭嘴!”

被魏琛一吼那小光球又一溜缩到喻文州身后去了。

“那现在……”

魏琛叼着烟晃了晃,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还能怎么办,赶都赶不走了,先养着吧。”

 

 

 

Part2.天黑请拉灯

刚学习魔法不久的喻文州还不清楚神圣灵魂具体是个什么东西。

印象里,光明系法师召唤神圣灵魂后,就会有个圣骑士亡灵出现帮召唤者作战,在战斗结束后就会消失。所以在喻文州看来神圣灵魂不过就是光明系的死灵召唤而已。

当然就算那时他深刻理解了神圣灵魂是什么,也没法对着那么个活泼聒噪的小光球产生什么其他想法。

 

 

喻文州在床上翻了个身,又翻了身,再翻了个身……

“哎我就说你睡不着吧?不如起来跟我聊天啊?说说历史啊或是最近发生的事啊什么的,说不定我能恢复记忆啊?”

喻文州睁开眼睛,望着——趴?站?坐?——总之停留在桌子上的光球,困倦地喃喃:“……你好亮……”

这个问题白天已经被魏琛咆哮过了:“当然亮了!他可是个神圣灵魂!都被你缩成个球了能不亮吗?!”

虽然喻文州觉得亮点也没什么不好,可是现在是深夜,房子里放着这玩意跟挂着个小太阳一样,还叫人怎么睡觉。

“你不用睡觉吗?”喻文州问。

“啊?不用吧我不觉得困啊,不过我可以试着休息一下。我说……嗯你干嘛?等等等等你干嘛干嘛干嘛?喂喂喂!”

喻文州把光球塞进衣柜,果断地关上柜门。

世界终于暗下来了。

同时也变得更吵了。

 

 

嘭嘭嘭——

柜子里不断传来冲撞声,伴随着吵吵嚷嚷的声音:“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人权呢!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才十五岁怎么能这么残忍!我……”

好吵啊……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再次爬起来,把柜门打开。刚打开一条缝,光球立刻咻地飞出来。这次他一直在屋子上方转悠,说什么也不肯下来了。喻文州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目光——大概有吧——特别警惕。

喻文州也不想费劲再去捉他,爬回了床上。

“我说……”光球小心翼翼往下降了一点。

“睡一下?”喻文州问,把被子掀开一个口。

光球显然还是善解人意并且识时务的。“好吧。”他妥协地说,钻进了被子里。

这次终于真的安静下来了。

被子上拱起一个小小的包。喻文州觉得怀里好像贴着团早晨的阳光,暖暖的。

原来灵魂真的是有温度的。他进入梦乡时迷迷糊糊地想。

 

 

Part 3.暗夜的格调

荣耀学校暗夜系,向来是个愁云惨淡的地方。

整座学院大楼被阴森森的黑气包裹,天空永远乌云密布。刺客系的学生沉默地闪来闪去,只在空中留下一晃而过的残影;死灵术士系的学生穿着黑色的长袍,带着几缕幽森的鬼火死气沉沉地走来走去。

好酷,好有气质,好有格调!院长魏琛非常满意。

然后喻文州领着个小太阳无比灿烂的出现了。

魏琛整个人都阴暗了。

尼玛!闪死了!格调,格调呢!

 

 

“我最近在翻你们的历史书,好多事情我都有点印象啊,你说我大概是哪个年代的……”

光球飘在喻文州身后,絮絮叨叨和他说着话。前面喻文州走到走廊拐角处转了过去,光球跟着拐弯,视线一转却只见一片黑暗扑面而来。

“我去这什么!谁啊!混蛋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喻文州也是一下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只见魏琛哈哈笑着站在他身后,手上捏着个麻布袋,那袋子里套住的东西还在拼命地窜来窜去挣扎。

“……院长这个麻袋套得好犀利。”

魏琛麻利地往麻袋口上缠绳子:“哎呀文州,你平时那么招摇就算了,今天可是有法师系的师生过来参观!法、师、系!”提到这个他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决不能让他们看见这玩意!否则我们暗夜系百年污名都要毁了!”

那只扭来扭去的麻袋被扔进了储物室。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光球显然没法撑着个麻袋飞起来,但一刻也没放弃挣扎。喻文州看着那袋子在储物室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扑腾着艰难地蠕动。

“哎呀哎呀吵死了别叫了!等法师系的回去了就放你出来,乖啊。”魏琛说着,招呼喻文州和他出去。

那光球显然听见了他们离开的脚步声,挣扎得更厉害了。

“喂喂喂别走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叫得一声比一声凄厉。

喻文州安静地跟在魏琛身后,回头看着那麻袋指尖轻轻动了动。

 

 

哪里都有死敌一般的存在。

比如荣耀学校的法师系和暗夜系,就从来都不对盘。

今天法师系师生来参观,明里说是院系间互相学习联络感情,实际上嘛……

“TM是来踢馆的!”魏琛在动员会上捋袖子,“全体给我做好最高战斗准备,让他们来!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动员会以魏琛一记板砖啪地拍到桌子上结束。

……还能不能行了……

 

 

魏琛搓着手:“注意注意,踢馆的来了啊!”

前方,法师系的参观团在院长叶修的带领下以一副踢馆的架势开过来了。

 

 

光球在走廊的拐角处躲躲闪闪。

刚才在麻布袋里挣扎的时候,眼前忽然开了口。

不远处魏琛还在说话,光球小心翼翼从裂口处向外看,正赶上喻文州收回目光把头转回去。

光球知道肯定是喻文州偷偷放了他,于是非常懂地装模作样继续叫了几声,等魏琛走远了,才悄悄爬出来。

魏琛正带着一群师生在前面房子里,和什么人用垃圾话互相攻击——大概就是他提到的来参观的法师系?

喻文州也在房子里。光球不敢过去,就在外面缩头缩脑地飘来飘去。

“是啊是啊,谢谢你专程过来啊,我整个暗夜系的格调瞬间就被你拉低了!”魏琛握着叶修的手发表欢迎致辞。

“开心吗?是不是顿时有了蓬荜生辉的感觉!”叶修拍着他的手背说。

一旁法师系和暗夜系的师生互相友好地点头打招呼,继续安静地看双方院长互喷垃圾话。

“……你这里实在是太乌烟瘴气了……”叶修说着哗地拉开窗帘,整个房间顿时亮起来。

世界安静了。

 

 

我去这里怎么有扇窗户啊!这是在墙外徘徊的光球在猛然撞上一屋子人视线时内心的咆哮。

叶修也是毫无防备一拉窗帘对上个光球,眼里立刻闪过惊讶:“……少天?”

世界又安静了两秒。

叶修这声随口叫出来,房间里懂的人脸上立刻转过各种不同的色彩。叶修则是盯着那个愣住的光球看,最初的惊讶飞快地转变为揶揄的笑,闷笑声藏都藏不住的从他喉咙里滚出来。

光球瞬间变得无比刺眼起来。虽然他平时也挺明亮的,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刺眼,喻文州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炸毛的光球。

“这谁干的?”叶修憋着笑扭头问,循着众人的目光看见了人群中的喻文州。

“你是……”看上去是个新生?

喻文州的回答证实了他的猜想:“喻文州,我是今年入学的新生。”

“新生就能把少天叫出来,不错啊。”叶修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至少是魏琛或是某个高级教师干的,然后又转向光球,“这登录方式挺犀利的。”

光球一下火气窜上来,虽然他想不起面前这个人是谁,但本能地感觉到了不爽:“我去你谁啊!笑毛笑啊!”

“咦问我是谁,少天你失忆了?哦,也难怪,你造型这么犀利,脑容量不够用了吧?”

“院长认识——呃,少天?”喻文州适时地把话插进来。

叶修笑得老奸巨猾:“认识啊,不就是个球吗?”

“我靠!球你妹啊,我堂堂……堂堂……”光球卡壳了。

“一个球还学人吵架呢,珍惜一下你有限的脑容量啊。”叶修悲悯地看着他。

“我靠靠靠靠靠靠!”

“叫什么叫,不爽你咬我啊。话说你有嘴吗?”

“我靠!懒得跟你计较!”光球在空中转了半个圈。

“你背对着我也没用啊,你正面背面有区别吗?”

“我咬死你!”光球无比刺眼地朝叶修撞去。

太低级了……这是围观师生的心声。

光球朝着叶修撞来撞去,虽然架势十足,看着就毫无杀伤力。

“哎呀行了行了,你看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叶修挥手赶着光球。

……是看不下去你连只球都要欺负啊……围观群众在内心吐槽。

“太没下限了。”魏琛忍不住说。

“你看你看,好了啊——喂!”叶修手碰上光球的瞬间,忽然下意识地手一甩,那一下他的手明显被烫了下。

“哈哈哈看见了吧!这是愤怒的力量!”光球在空中耀武扬威。

什么鬼愤怒的力量。叶修的目光瞟向一旁人群里的喻文州,刚才那一下明明是那小鬼掐准时机放了个术出来。

那个时机掐得太好,周围的人只看见叶修碰上光球的瞬间甩开手,还以为他真被光球给伤了下。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对上他的视线,又无比镇定自然地把目光转开。

小鬼有点意思啊。

叶修也不挑破,又看向那只光球:“好啦好啦,你怎么停在这里不回去啊?不会是连回去这事都忘了吧?”

这句话出来,不同人脸上又瞬间划过不同的表情。

“啊?回去?”光球显得很茫然。

“哈哈哈哈哈!”魏琛立刻大笑起来,“晚了啦,这家伙和我们文州定了契约了。”说完如预料中一般看见叶修露出惊讶的表情。

魏琛爽了。

 

 

神圣灵魂和一般死灵不同,可不是随处能找的。他们生前多半是有些威名的人物,因此他们的战斗力也远非一般死灵可比。

虽然如此,一开始看见喻文州带个神圣灵魂回来,魏琛还没太当回事。召唤这事和召唤师的能力有关,越强大的法师召唤出的灵魂也会越强大。

喻文州不过是个初入学的学生,又是误打误撞召唤了个神圣灵魂出来,看对方连人形都无法保持就知道这召唤有多失败了,还能是什么厉害角色呢。

结果叶修那脱口而出的“少天”立刻让魏琛改变了想法,这两个人看上去挺熟啊?能让法师系院长叶修熟悉的神圣灵魂,魏琛虽然没法从这么个简单名字推出对方是谁,但想也知道绝不会是什么普通角色。

神圣灵魂通常不会和法师定契约。暗夜系才喜欢玩这种束缚与被束缚的强制性关系,光明系不讲究这个,他们通常是请神圣灵魂出来帮忙,帮完就送人回去了。

这次这个,也就是赶上失忆,才晕晕乎乎和喻文州定了契约——其实他就算不定,喻文州也没法拿他怎么样。

魏琛那个爽啊。

强悍的神圣灵魂可是有限的。看叶修和他那么熟搞不好是叶修比较常召唤的一个,结果居然被自己人抢到了,还是终生垄断。虽然那个什么“少天”放自己这边也就能当照明用,但不能让叶修召唤就够了,虽然没怎么利己,但是损了人啊!

哈哈哈!魏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风度翩翩了起来。

 

 

叶修的确有些吃惊,但是目光一转,脸上又浮现出笑容。

“笑这么贱,你脑子里又打什么鬼主意?”魏琛立刻警觉起来。

叶修却没理他,对着喻文州说:“少天,你就和他定的契约?”

“喂喂喂我警告你个老不修,离我学生远点啊。”

“什么老不修的,有你老吗?”叶修说,“文州是吧,资质不错啊。”他又转向魏琛,“怎么样?一会一对一友谊赛,让文州上?”

咦?喻文州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

友谊赛是事先就说好的项目。当然比赛虽然挂着“友谊”的名,胜负可是事关两个学院的面子问题,一般都是各自选精英出战。

这种比赛怎么也轮不到他个新生吧……更何况还是对方院长来点名……

喻文州被叶修的不要脸惊到了。

阴谋的味道都污染整个空气了。魏琛冷笑:“去去去,文州可是新生。”

“新生有什么关系,我这边挑个等级相当的嘛。我法师系输了的话让你白赚一个深渊之石。”

“靠,你输了深渊之石就是战利品,还白赚呢!文州你上!”魏琛立刻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沉默地看向魏琛。院长你的下限比起叶修果然也不遑多让啊。

“是嘛,这就对了嘛。那就这样,一会友谊赛,我们输了出一块深渊之石,你们输了文州就转系来我们法师院。怎么看都是你们赚啊,我们亏大了。”叶修盖章定戳。

“我靠你啊!还有下限吗?”魏琛大叫,这不等于白赚一个人加一个神圣灵魂吗。

“深渊之石。”叶修说,那可是能让魏琛的法杖死亡之手升级的稀有材料,叶修清楚得很。

“文州你行的。”魏琛拍喻文州肩膀。

喻文州感觉自己有点廉价。

“嗯,”叶修扭头转向法师系的几个学生,目光停留在其中一人身上,“大眼,一会比赛,你准备一下。”

人群再次被震惊了。

“我靠你啊!还有下限吗?”魏琛又一次大叫,“王杰希是高年级生吧?而且他不是你们法师系连续两年期末考评第一吗?你让他来对付我们一个新生?说好的挑个等级相当的呢?!”

王杰希也有些无语。这次友谊赛本来法师系就是准备让他上,但是中途出了这么些事,叶修让暗夜系出个新人,信誓旦旦说这边也要出个实力相当的,他以为轮不到自己了。

果然还是不该对院长的下限抱有一丝丝幻想。

“怎么实力不相当了?你们那边文州可是自带一个神圣灵魂的,神圣灵魂你懂不懂?我们这边不是我上已经是让你们了好吗?”

魏琛嚷嚷了两句,也就答应了。

你不就是想要深渊之石吗?这么就把学生卖了,有底线吗?

众人把刚才投向叶修的目光又别无二致地投给了魏琛。

 

 

做准备的时候,魏琛在一边对喻文州说:“文州啊,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我没什么心理压力。”喻文州诚实地回答。对方是高年级生,而且是法师系最优秀的学生,喻文州觉得自己赢了完全是侥幸,输也能输得很坦然。

“反正万一你要转校过去,再转回来就好了。”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不过既然是比赛,我们还是要好好准备。”魏琛拿着地图示意喻文州看过来,“一会你想办法把王杰希引到这个点来,我找人套他麻袋,绝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哈哈哈叶修还想阴我,这可是我们暗夜系的大本营,我阴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

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麻利地输掉转系算了?喻文州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没什么值得期待的……)

评论(31)
热度(1356)

关于我

杂食
© 爱喝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