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初

给喻总拉票无料本的文,放出来混个更^^


==================================

午夜时分,喧嚣了一天的城市在夜幕中安静下来,昏昏欲睡。

最后一班公交车的司机踏着点出来,穿过空荡荡的公交站上了车。刚在司机位上坐下来,余光瞟见一个矫健的身影蹿上来,伴随着一串轻快的嚷嚷:“哎哎哎终于开门了,等好久了啊我,大叔晚上好啊!”

司机不知道这乘客打哪钻出来的。他转过头去看,那是个年轻人,毛蓬蓬的短发下有一张朝气蓬勃的脸,套着件T恤背着个长长的包,模样打扮都像个大学生。

“学生仔,这么晚,回学校吗?”司机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随口接话,“一个人出门别太晚,这夜里路上不安全。”

那人找了个前排位置坐下来:“谢谢啊大叔。那个我不是学生,很久以前就没读书啦。不过说到晚上街上不安全,在家里也不见得有多安全啊,听说最近有好几个人在家睡着睡着就睡过去了呢,大叔你听说过没有?啊我又扯远了,反正能赶上你的车我就放心了!对了,大叔,我叫黄少天,金黄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大叔怎么称呼啊?”

司机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路人随便搭个话而已,哪有这样张口就问名字的,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回答到:“李斌。”

“哦哦,李斌是吧?那待会我叫你,你可要应啊!”

李斌莫名其妙地扭头去看,黄少天趴在座椅后背上,笑嘻嘻地看他:“李叔,专心开车啊,别睡着。”

李斌笑了笑:“我开了多少年车了,怎么会睡着。”

 

 

车厢里安静下来,和车厢外的城市一样。黄少天没再说话,就靠在座椅上,一会看看李斌,一会看看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李斌专心开着车,在他面前的是宽敞空旷的马路,从近处昏黄灯光的包裹下,笔直地通往前方浓稠的黑暗中。

他生长在这城市里,又在这开了十几年车,眼里所见的是他无比熟悉的、一尘不变的景色。马路上的白线不断延伸过来,无声的、枯燥的,令人昏昏欲睡。

公交车就这么晃晃悠悠开过一个站,又一个站。在第四个站,车门关闭的前一秒,黄少天听见有人上了车。他原本没在意,直到那个人无视满车空空的座位,径直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

黄少天偏头瞟了眼,这一瞟,目光便定了格。

“哎?是你啊?”他脸上浮现出惊喜,“文州?是文州吗?”

“是啊。”喻文州微笑着回答。

四年前,他们曾共同参加过一个培训,当时两个人刚好住在同一间寝室。

“你怎么在这啊?你住这附近吗?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哎怎么会这么巧……”黄少天嘴快,一口气说了一串才反应过来,表情也跟着变了。

是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对方分明是特意来找他的。

“是你啊。”他慢慢重复了一遍。

“是啊。”喻文州依旧微笑着回答。

黄少天不说话了,一副防备的模样,甚至还有些——懊恼?

这层情绪倒是喻文州没预料到的。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了两秒,黄少天先移开了目光,有些不甘地挠了挠头:“是方队叫你来的吧?太狡猾了啊。”

狡猾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问,忽然收起笑容扭过头:“快开始了。”

他说话依旧是不紧不慢的,黄少天却是立刻打起精神,坐正身体朝前方看。前面李斌脑袋一顿一顿的,一副要睡着的模样。他依然开着车,车窗外的路灯明明灭灭,噼噼啪啪响。公交车的影子完全不合常理地越拉越长,黑漆漆地投在路旁建筑物的墙面上,犹如一只奔跑中的兽。

不,那就是一只奔跑的兽。它张开嘴,发出无声的长啸。

周遭不断倒退的景致忽然如同按下了加速键一般猛烈地袭来,一晃而过。

世界颠倒了。

 

 

我们所处的世界并不是孤单地存在着。

主世界(我们的叫法),与之重叠的三重异界(已知),以及界与界之间所存在的夹缝。

“首先,无论哪一重界,都由精神和物质构成;

其次,界与界之间无法互相来往,但界与界之间,存在着重叠区域,我们通常称之为‘夹缝’。举例来说,A、B两界中存在夹缝,那么A世界构成可进入夹缝,B世界构成也可进入夹缝,构成可以通过夹缝对另一个世界进行‘干涉’,不同世界的构成也可以在夹缝中进行‘接触’。

第三,夹缝是可制造的。”

教鞭啪啪啪打在白板上:“记清楚小鬼们,这就是现在所知的世界的三大基本准则。”

四年前喻文州和黄少天所参加,就是这么一个特别的培训。

讲台上的老师还在继续:

“虽然理论上什么人都可以进入夹缝,但真正有能力自由出入的还是少数。我想在座的都知道了,你们就是这少之又少有天赋的人。”

嘶啦——

黄少天偷偷在讲台下撕开一包薯片,递给刚刚认识的室友喻文州。

“但你们的天赋有所不同,我刚才说过了,构成分为物质和精神,你们的天赋也按此分为两种,身体能够自由出入夹缝的,和精神能够自由出入夹缝的。前者我们通常称之为尖兵,后者则称之为术士。”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一样啊。”台下,黄少天咔嚓咔嚓啃着薯片小声说,“我是尖兵,你是什么?”

台上老师用教鞭指着白板上的投影:“在对敌时,一般采用的都是术士和尖兵的组合,这是由于他们能力的不同所促成的。通常尖兵负责战斗,术士则负责搜寻和支援,但这并不是最有效的战斗方式……”

“我是术士。”喻文州回答。

“这么巧!”黄少天一脸兴奋。

其实什么夹缝什么危机,什么尖兵、术士、战斗组合,那时候的他们压根不理解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后不久,黄少天就没再在培训班出现过;而喻文州那时正拿着能力评定为C级的考核单,和一大群C级、D级一起被老师劝说回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他们从未合作过。

转眼四年过去,就在几天前,蓝雨的现任执行队队长方世镜把喻文州叫去办公室。

“文州啊,”方世镜坐在办公桌后说,“我想你也知道,老魏退了以后,是希望你接替他来带执行队的。以前你经验浅,我才兼任起执行队队长,但我还是比较习惯呆在家里带学生,希望你能尽快接手。”

喻文州点了点头,知道这只是个开场白。

“下个月我就会宣布退出执行队,到时候就都交给你们年轻人了。”方世镜轻描淡写地说,“所以在此之前,你去带他回来吧。”

“他?”

然后他就在屏幕上,久违地,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黄少天的脸。

 

 

首先感受到的吵闹声。

尖叫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跑动声,玻璃破裂声,坍塌声爆炸声枪火声……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

他左右看了看,所处的位置似乎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人群在尖叫着四下逃散,因为他们被——僵尸——包围了。

目光扫到涌进来的僵尸群时,黄少天嘴角明显抽了下。他的视线没有停留,继续朝四周看去。

他很快就在一片混乱中定位到了今天的主角。

一个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站在慌乱的人群中,人们从她身旁拥挤推搡着跑过去,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

她看到有人逆着人群朝自己跑过来,她没在意,直到那人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一下拎起来。

那张脸一下变得惊慌起来。

“啊哈,没想到吧,这里除了你还有别的实体哦。”黄少天吹了声口哨,毫不在乎地对上小女孩惶恐得要哭出来的眼睛,“喂喂喂,这种小儿科游戏就别玩了吧,快快把无关人士放出去咱们来好好打一场,不要以为你装出个小丫头的模样我就不敢揍你哦,快点现出本体来啦小怪兽就该有小怪兽的样子嘛……”

黄少天的声音停下来。被他举到半空中的小女孩虽然一脸可怜害怕的模样,一双手却掐住了他的手腕。那力道一开始软绵绵的,但却越掐越紧,不过他说话这会功夫他已经感觉连骨头都被捏痛了。

这家伙的气明明很弱啊……

不对,这家伙在进食!

 

 

魇是一种精神力相当强的生物,以痛苦和恐惧为食,来自已知的第一重幻界。

这只魇藏在夹缝中,通过夹缝与李斌建立起精神联系。每当李斌进入睡梦时,它便会出来,将周遭睡梦中人的精神体拖入到夹缝中。

现在那些被卷入夹缝中的人浑然不知自己是陷入了魇所制造的幻境,只是在一个劲绝望地尖叫。他们的恐惧给那只魇源源不绝地提供着能量。

“放手!放手!”小女孩一边掐着黄少天的手腕一边惨兮兮地哭。

“……装太过就不像了啊。”现在压根不是自己放不放手的问题嘛,他的手腕快被那只魇给掐断了。

果然一开始就该直接一剑砍下去,管它是不是个小女孩模样。

“我靠别小看我!”黄少天眉头一紧,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不管有没有用,先把这家伙原型逼出来。

就在这时,世界忽然暗了下去。

一瞬间,潮水般的僵尸群如烟雾般散去,酒店大堂、破碎的玻璃墙、墙外明晃晃的街道如同一层被剥开的墙纸般飞快地卷曲起来消失不见。

更加强烈的精神力如同洪水一般气势汹汹地侵入进来,摧枯拉朽地粉碎一切幻境。世界回归成一片虚无的黑暗。

所有人都停止了尖叫,眼睛一闭躺了下去。一团团柔和的光亮起来,包裹住一个个恐惧不安的灵魂,那一张张脸上慌乱的表情在睡梦中很快变得平静。

包裹着精神体的光团轻飘飘地向四周飘去——如同被一只只无形的手托着。

在那空地的中间,黄少天只觉得那铁钳般勒着自己手腕的力道顿时消散了。小女孩惊恐——这次是真的惊恐——地抬起头。

“抱歉,我登陆读条的时间似乎长了点。”喻文州温和的声音在黑暗中慢悠悠地响起来。

自己的幻境被完全侵入破坏,魇显然感觉到了危险。小女孩整张脸涨得通红,眼泪哗地涌出来,那模样可怜得简直是个人都会动恻隐之心。

喻文州的声音再次适时地响起来:“需要我帮它换个造型吗?”

同是擅长精神领域的,魇更清楚这话里的意思。

“不陪你们玩了!”女孩的脸一下变得狰狞,同时开始猛烈地挣扎。她浑身散发出一缕缕黑气,眼睛里充了血一般,越瞪越大,嘴向着两端诡异地裂开,发出咿咿呀呀地低吼。不过是转眼间,那张脸已经完全不像个人类了。

黄少天再没半点手软,手一扬将那只小怪物甩出去。小东西嘶嘶叫着打了几个滚翻过身来,还没站稳,视野中就见黑暗中一抹冰蓝的光芒朝自己凌厉地斩下。

嘶——

一声凄厉的长啸,黑影被切成两半,朝两边散去。

搞定了?

不,不对,那种切中物体的感觉——很假。

“5点方向。”

喻文州的提示声响起时,黄少天也敏锐地发现了对方正在袭来。他其实并没有听到、看到或感觉到任何东西,完全只是靠着本能,他知道自己正被袭击。

喻文州的提示给他明确了方向。转身已经来不及,他手中剑一扬朝身后精准地一送——这一次被他切开的是一只悄无声息冲过来的黑鸟。

黑鸟如同刚才那只黑色的小怪物般碎成两段散去。黄少天这次没有丝毫迟疑,剑一收顺势站起来。这一次他看清楚了,在那朝四周散开的黑暗中,有指甲盖大小的一小枚黑影如同子弹一般射了出去。

这片夹缝中的世界黑漆漆的,只被那一团团包裹着精神体的光芒照亮了一点。这么一小片黑暗在一片黯淡的光线中毫不起眼。但黄少天的目光还是捕捉到了它。

本体?

黄少天飞快地追过去。

“8点方向,你前方是本体。”

喻文州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那几乎是个死角位置的攻击,黄少天在奔跑中一翻身腿向上高高跃起,手中的剑行云流水地一划斩断了袭来的黑影。他这次连看都没去看那是个什么东西,眼睛只紧紧盯着那溜走的小黑点。

“3点方向。”

“11点方向。”

魇显然被逼得不行,不断放出幻体进行攻击,妄图趁乱逃走,但黄少天和喻文州配合得太好,他只凭着对方的提示完美地避开了所有攻击,目光由始至终紧锁着魇的本体。

魇终于停了下来。

黄少天看见那只小黑点停在自己前方,似乎还朝着自己转过身来。

这是知道跑不掉,要定胜负了吧?

黄少天心里想着,一边追过去一边蓄好了力:“来!”

刚说完“来”,就见前面的小黑点一分为四四分十六,瞬间密密麻麻排成了一堵黑压压的墙。

“……”

黄少天停了下来。

“本体在72行106列。”喻文州说出来,自己都沉默了。

“……反正全部干掉就对了吧!”

黄少天手中剑一翻,平地里卷起凛冽的风。同一时间,那密密麻麻的黑点如同出膛的子弹一般铺天盖地地朝着他疾射过去。

“少天等一下……”

喻文州的话来不及说完,空间里已经掀起了猛烈的气流,而暴风的中心黄少天的声音响起来:“卧槽居然都不是!这家伙想跑!”

 

 

狂暴的剑风与暴雨般的子弹碰撞,轰地一下就结束了。夹缝里一时间静悄悄的。

刚才那一击应该耗费了魇不少力量,虽然最终也没能伤得了黄少天,但它已经如愿趁乱跑掉了。

“我设了屏障,它逃不出去,只是躲起来了。”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来。

在这无边黑暗中,六根颜色更加浓郁深沉的黑色光柱高高矗立,将光柱内的区域完美地封锁起来,拒绝任何出入。

“给我点时间,我能找到它。你……”

正说着,才发现黄少天也不见了。

……这又是闹哪样?怎么这个也躲起来了?

“少天?你干嘛?”喻文州问。

想起来,自从自己进入夹缝,黄少天的话就变得很少,好像在生闷气似的。

是对自己有敌意吗?喻文州在心里想。

 

 

方世镜会让他来带黄少天回去,当然是因为黄少天本身不乐意回去。

“也不是不愿意吧,就是感觉他在犹豫。”方世镜解释,“他本来就是个野的,风格和能力也都适合单干,当初是被老魏给抓回来的。结果他还没加入执行队,老魏就退休了,现在我们执行队里没有能让他听话的人。他现在都接些单干的活,上次我跟他聊天,他说他习惯单干,偶尔参参野团还可以,家养就算了。”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黄少天定格的模样,那双眼睛里透着迷茫。

这剧情听起来怎么像是个野生种,跑来体验了一把生活,结果没遇上能驯服他的人,于是犹豫着要不要回归山林。

喻文州想了想:“如果他真的喜欢自由自在,也不用强行让他加入。”

“你怎么这么不自信?!”方世镜皱起眉,“你和他可是老魏钦点的接班人,蓝雨的未来!懂吗?”

“……”这和我自不自信有什么关系?

“老魏当初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小,那时老魏就认定他会是个A级,结果他比我们想象的成长得还要快,上一次评定已经是准S级了。

“文州,他还没有被驾驭过。”

准S级……那意味着他很快就会成长为S级了。

难怪会纠结,这种级别的尖兵,会愿意让人驾驭才奇怪吧?

“你懂了吗?”

喻文州抬起头,看见方世镜镜片后的目光无比严肃地看着自己。于是他认真点点头:“我懂了。”

“……”方世镜沉默了下,“你懂个毛啊?!那小子不愿意回来,完全是因为没见过世面!”他说着,重重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所以你要让他懂得术士的好啊!”

“呃……”

 

 

被指派来说服黄少天,喻文州相信黄少天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大概多少会有点逆反心理吧?他想。

空间里沉默了一会。喻文州忽然感觉到有个小东西——似乎是只小猫?——从黑暗中探出头来了晃了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方位,又缩了回去。

“……”果然是在生闷气啊。

“我找到他了。”喻文州说,“在你3点方向,80米。”

黑暗中有声音咻地掠了过去。

这一次的出击依然无功而返,魇再一次躲了起来。

喻文州知道问题在哪,他知道黄少天也知道,这类精神力型的物种向来都让尖兵苦手。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再一次报出了方位:“8点方向,60米。”

空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喻文州等了等:“少天?”

“文州,你能看得见它吧?”黄少天忽然问。

“嗯。”对同样是精神型的来说,障眼法并没有任何用处。

黄少天沉默了下,又说:“你现出形来。”

对于这个要求喻文州有些莫名,但还是依言在空间里构造了个影像出来。

就是他平时的模样,一袭白衬衣在黑暗中格外惹眼。

“你这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来打架的,战斗力负五鹅。”黄少天评论,“你要不跟我同队,我第一个就打你。”

喻文州有些好笑:“我本来就不能打。你想看别的模样吗?”反正只是个幻影而已,他这么想着,影像瞬间被拉长,衣着变成了一块块数据块,开始迅速翻转变化。

“哎别别别!”黄少天连忙喊停,“就平时这样!要不我没感觉。”

要什么感觉?

喻文州想着,影像又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让我接触你。”

要求越来越诡异了,怎么听都不像是该出现在战场上的。

喻文州做了个感知投射,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蹭了下。

原来不是小猫啊。

他看见一只豹子从他身后的黑暗中走出来,额头抵在他的小腿肚子上。

 

 

豹子围着他,蹭着他的腿从后方绕到前面来,抬起头打量他,尾巴勾着他的脚踝绕过一圈。

喻文州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和黄少天对视。

豹子矫健而充满爆发力的身体贴着自己,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危险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撕咬自己的喉咙。

虽然不确定原因,但喻文州知道这一刻,对方是真正把自己当做一个敌人来注视。

他平静地对上了那双金色的眼。

他们这样不知对峙了多久,豹子的尾巴忽然摆了摆,挠得喻文州腿有些痒。紧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啊,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黄少天泄气地说。豹子放松了身体,趴在地上:“你来吧。”

虽然多少有些猜到,但黄少天这么主动地提出来还是让喻文州意外:“来什么?”

“驾驭我啊!你不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吗?”

还真不是。

虽然方世镜选择让他来带黄少天回去,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但他并没有想过要这么做,至少不是现在。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又听黄少天絮絮叨叨地抱怨:“看到是你来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方队真是太狡猾了!”

喻文州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黄少天从认出自己起,就一直在生闷气。他其实从那个时候就已经认输了吗?

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喻文州蹲下去,把手放在豹子毛茸茸的脑袋上。豹子抬起头,歪着脑袋朝他看过来。

“你愿意让我驾驭?”

“我都已经说过了啊!这种话别让我说几遍好吗?很丢人啊!”

他并不是一时兴起才这么说的。

喻文州忍不住有些想笑,精神体的愉悦瞬间就被对方感知到了。

“不要笑。”豹子有些恼火。

“你不需要再确认一下?”喻文州抚摸着他的背,轻声问,“你对我的能力还一点都不了解吧?”

“这种事还需要怎么确认啊,一看就知道了吧。”豹子闷声说,“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就想原来术士是这样的,和术士一起也不错啊。可是后来我发现别的术士并不像你这样。只有你身上有那种……感觉。”

“所以完全是直觉吗?”

“尖兵靠的本来就是直觉!”豹子抗议。

喻文州笑了笑:“你的直觉不太准,那时我的能力评定可是C。”

“啊?”豹子抖了抖耳朵,随即又不屑地反驳:“你说什么啊,那不正说明我直觉准吗?”

喻文州愣了愣,似乎是这样。

那时因为系统给他的判定,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能干这行。

当然那个时候喻文州自己是相信自己的,而现在他知道还有另一个人也相信着他。

 

 

喻文州一时没说话,轻轻抚摸着豹子的身体。

驾驭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对于第一次合作的双方来说。精神同调是第一步。

“文州,你有经验吗?”

“没有。”

“啊?”黄少天原本只是为了缓解紧张随便问问,没想到得到了个和预期完全相反的答案。

“为什么?”

这个脱口而出的问题把喻文州问愣了愣,他真不知道黄少天对自己哪来这么多信任。

最后他说:“我做过评定,系统认为我不适合。”

“那个系统怎么回事啊?你不可能通不过测试吧?”

“嗯,通过是没问题,但是我的思维好像太跳跃了一点。”喻文州有些自嘲地说。

擅长精神领域的术士拥有更宽广的感知和更敏锐的触角,“驾驭”正是为了将双方的战斗力最大化。

当双方进行“驾驭”时,双方的精神将完全联通。

如同驾驶一具机甲。有人这么形容。

但事实上并不是那么简单,尖兵毕竟还有自己独立的精神存在。

“系统认为我精神波太活跃,会把被驾驭者的精神扰乱。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会对我产生依赖性。”

豹子扭头看了看他,目光又飘向四周。

夹缝里有一团团柔和的光,被光芒所守护的精神体无比安宁地沉睡着。

那是喻文州的力量。

黄少天刚认识喻文州时,就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要说哪里不一样,似乎又很难说上来。

几年过去,这种感觉越发明显了。

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一种令人特别舒服的气质。更准确地说,是一种气势,不仅令人舒服,而且令人信服。

系统判定算什么呢?那冷冰冰的系统能感受到这样温和而强大的力量吗?

大概是见他不说话,喻文州又开口:“要不我们还是先试试别的办法?”

“什么呀!要是让这只魇跑了你知道情况有多严重吗?下次它再出现可能就是在不一起死爱你死了!”

喻文州估摸着这是黄少天所知道的最长的地名:“是布宜诺斯艾利斯。”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沉稳下来,“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呀?我可是准S级,你知道全世界有几个准S级吗?别以为我会跟不上你啊!”

喻文州安静了下。

“驾驭”通常出现在主从关系非常明确的尖兵和术士之间,尖兵完全把身体提供给术士,或是术士封闭自己的意识仅仅向尖兵提供自己的感知能力。

“你知道吗?魏老师曾经跟我说过,我思维这么跳跃,要找尖兵的话大概要找个特别蠢的。”喻文州轻笑着说。

豹子斜了他一眼:“谢谢你的直白啊。卧槽我在魏老大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他已经开始脑补回去后直接去敲魏琛的门了。

“或者是——”喻文州慢慢接着说,回忆着那时魏琛弹着烟灰继续说:“但是‘从属’关系并不是最优组合,现在最强力的组合都不是这种关系。要将双方力量最大化,相互间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或者是特别信任我的。”

他轻声说着,俯下身去将脸贴在豹子的头上,抱住了对方的身体。

黄少天觉得身体由内到外热起来。

 

 

放松。

虽然没有经历过,但该怎么做,理论倒是学习过。

黄少天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放松才好,他感觉到喻文州在挠他下巴。

“……文州,我又不是真的猫。”

“我知道,”喻文州轻笑着说,“我在感知你的身体。”那只手绕上来,揉了揉他的耳朵。

感觉很奇怪啊,这样压根放松不了嘛。

黄少天试图找点话题:“刚才那只魇搞的那一幕还挺入乡随俗的嘛,它怎么能编造出僵尸这种东西啊,难不成它那边世界真的有?”

“那是电影《活死人之地》里的场景。”

“咦?咦咦咦?你的意思是它还看我们这边世界的电影吗?为了制造噩梦研究恐怖电影!作为一只魇它可真敬业!”

“嗯我还记得少天一点都不喜欢看恐怖片。”

“我去,我们都干这行了,看恐怖片多没意思。”

“是啊,都干这行了,为什么你会特别怕僵尸我也不明白。”

“我哪有特别怕僵尸!”黄少天提高声音,“那种东西都不是真实存在的!”

“以前每次我在寝室放的时候,你都躲在被子里。”喻文州说着笑了笑,“少天,可以了,你起来吧。”

“……”

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精神对对方完全敞开了。豹子回头看看喻文州,挺身站起来。随着他起来的动作,他的身体开始恢复成人类的模样。

喻文州从后方环抱着他。

“我要进来了。”他在他耳边说。

黄少天只觉得浑身滚烫。他看见那环抱着他的身体变得透明,开始融进他的身体里。

喻文州的身体,喻文州的声音,喻文州的气息,喻文州的思维……

一股脑儿地涌了进来。

 

 

魇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黄少天正努力放松身体精神和喻文州联接,一眨眼忽然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小车上,无数僵尸在外面拍着玻璃。

“……”

“不用管它。”喻文州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黄少天努力把意识拉回来。他看见自己的手指动了动,并不是由自己的意识所驱使。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更早接受了对方。

现在他要使自己的意识和对方完全联接起来。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从意识到身体,从身体到意识,如同剥离开,又合为一体。

这是他,也是我。

他又试着动了动,那种不适感消失了。

接下来要试着动动手臂。

 

 

魇疯了一样试图阻止他们结合,周遭的场景飞快地变幻。

黄少天一眨眼,又坐在一辆吉普车里,无数僵尸在外面拍着玻璃。

接着是一辆荒郊野外的小车上,无数僵尸在外面拍着玻璃。

又到了烈日下沙漠里的小车上,无数僵尸在外面拍着玻璃。

……

“它是不是把所有的僵尸片看全了?”喻文州饶有兴趣地把片名按顺序报了一遍。

“能不能换个梗啊?”黄少天郁闷地呻吟,他发现自己没法不去注意那一张张贴在车窗上的残念的脸。

“……你果然还是怕僵尸。”

“我不怕好吗!”黄少天立刻反驳。刚说完就听见一只僵尸用指甲从玻璃上用力划下,发出一串刺耳的声响。

黄少天满脸崩溃:“文州,你也能制造场景吧,能不能换一个——有点气氛的啊?”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房间里,光线明亮,上下床,电脑桌,周围的一切熟悉又陌生,窗外阳光明媚——无数僵尸在拍打玻璃。

“……”能不能不要这么执着?

“黄少天?黄少天?”

黄少天的意识被拉回来。叫他的少年站在他面前,友好地微笑着看他:“你是黄少天吗?我也住这间寝室的,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愣了愣,忽然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和喻文州见面的场景。

“是啊是啊,”他像当初那样回应,“你就是我室友啊。”真好,他想,这个室友看起来很好相处。

“外面是你的箱子吗?我帮你拿进来。”

他跑出去,场景一晃而过。

他坐在一间教室里,手上拿着一包薯片,室外传来啪啪啪拍打玻璃的声音。

怎么还来……咦?

他愣了愣,老师的教鞭啪啪啪拍在白板上,一切都很平常。他忘了自己刚才想抱怨什么。

“虽然理论上什么人都可以进入夹缝,但真正有能力自由出入的还是少数。我想在座的都知道了,你们就是这少之又少有天赋的人。”

他偷偷撕开一包薯片,递到身旁。

呃他想做什么来着……

“谢谢。”喻文州小声说。

对了,这是他刚刚认识的室友喻文州。

“但你们的天赋有所不同……”老师指着白板上的示意图,“在对敌时,一般采用的都是术士和尖兵的组合,……但这并不是最有效的战斗方式,目前公认最有效最强力的组合形式,是术士将精神与尖兵完全联接起来。当两者完全融合后,达到看我所看,听我所听,想我所想,将最敏锐的感知传递给最敏锐的身体,由最强力的身体去执行最完美的意识,借由双方对彼此的信任,最大化发挥出两者的能力……”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我是尖兵,你是什么?”

“我是术士。”喻文州微笑着回答。

冥冥中一切有开端,那些注定要发生的事,迟早会发生。

 

 

僵尸群终于突破屏障,冲进房间。阳光前所未有的明亮起来。

一瞬间白光覆盖了所有。

光芒散去后,虚幻的场景再一次消失不见,夹缝又恢复成一片黑暗。

魇慌慌张张地四处看,那小车带着两个人一同消失,它找不到他们了。

“你在找我吗?”

黄少天的声音忽然想起,魇连忙回过头去。黄少天站在它身后,拎着把剑看它。

“看得很清楚。”他嘴里这么说。

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的人似乎还是刚刚那一个,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同。强烈的危机感袭来,它的身形忽然拔地而起,转眼间膨胀成一只足有三十米高的庞然大物。它张开嘴,发出威胁地低吼。

黄少天毫不在乎地咧嘴一笑。

“干嘛呀干嘛呀!用变大来壮胆吗?以为大就能赢了吗?很好很天真啊!刚才躲来躲去,很会玩啊?这次绝不会再让你跑掉了。”黄少天举起剑,“看得见就好办,收拾你,我一剑就够了。”

他无比帅气地跳起来——然后身体以一个极不协调的姿势摔到了地上。

“……”魇忽然鄙视起害怕的自己来。

 

 

“文州……”

“抱歉抱歉,少天你身体太轻了,我不太习惯。”

“我手还很快呢!不行不行,战斗你得交给我,动作由我来!”

“好。”

黄少天抬起头看过去。这就是喻文州所看到的世界。精神和物质都呈现在眼前,面前幻化出来庞然大物中跳动的那核心的一点,看得非常清楚。

庞大的数据流冲击着他的脑,喻文州的意识运转得飞快。

那机器果然不准,这样的思维流一点都不可怕。黄少天想。如同看见一瞬间发芽抽枝长叶开花蜿蜒出无比繁复华丽的图案,他从没见过这样美丽的思维。

而自己是能跟得上他的,无论是意识还是动作。

魇抬起脚猛地踩下去。

黄少天纵身一跃而起。

冷冽的蓝光在黑暗中一闪而过。

一击而已。

 

 

“李斌!李斌!起来啦李叔,放我们出去啦!”

李斌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一睁眼把自己吓了一跳:他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还好公交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车厢里那两个乘客,已经不知何时下了车。

 

 

路灯下的小路上,两个人慢悠悠地走着。

“好累啊,”黄少天打着呵欠,“怎么会这么累?”

“同时容纳两个精神体,对身体来说负担很大。”

“怎么才这么一下就不行了。先回去睡觉睡觉。”他一边走一边舒展了一下身体,又扭头问喻文州:“你今晚住哪?”

“其实我才刚刚下飞机。”喻文州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背包。

“就是还没地方住是吧?”黄少天挠挠头,“那就去我那吧。虽然我租的是单间,但是床很大,睡得下……你又笑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我们很久没一起住过了。”

“是啊,不知道回去以后住哪,我们以前那屋都给新学员了吧?”呵欠,呵欠。

“现在还是我一个人在住,这次回去也要换寝室了。”

“咦咦真的吗?那里不会还有我的东西吧?我去跟你一块收拾啊!”

他们随意说着话,身后两条并列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而前方要一起走下去的路还悠长得看不到尽头。

 

--fin--

热度 539
时间 2014.07.28
评论(15)
热度(539)